【马场林】情人节贺文《不可说》,师生paro,花吐症

cp马场林,校园师生paro,和花吐症的老梗。

情人节一篇短小的贺文,HE。说是贺文其实又矫情又丧x

【ooc严重】,私设有。

怎么还到不周四啊,没有林林看我要活不下去了qwq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一天早上起来,林发现自己生病了。开始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,但是伴随着咳嗽,会有花瓣从嘴里冒出来。

这可不太寻常。


———花吐症,暗恋者因忧思成结而患上的病症,会从口中吐出花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得到所爱之人的回应,接吻后即可痊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被拒绝的话则会在短时间内吐花而死。


林放在屏幕上的手颤抖起来,不是没有听说过花吐症,只是林一直以为那只是个可笑的传说,但嘴边不停咳出的花提醒着他,这并非虚假。

得到回应?这怎么可能。思慕的那个人,不但是同性,还是自己的老师,这样的暗恋,从吐出花的那一瞬间,就被宣判了死刑吧。

像被诅咒了一样。


林戴着口罩进入了教室,只要不开口,就能忍住不吐出来花。

“感冒了吗?”马场问道。林点点头,示意自己说不出话。“生病了就不要勉强,坚持不住的话一定要和老师说啊。”躲开了马场伸向自己额前的手,走到座位上坐好。马场有些尴尬的收回胳膊,抬手抓乱了本来就凌乱翘起的头发。

如平常的一样的,班里一片喧嚣,林听着前排女生兴奋的讨论,才意识到今天是情人节。果然是诅咒吧,偏偏在这一天知道自己马上就会死去。古典主义的爱情里为爱而死是浪漫的,可因单恋吐花而死,毫无美感可言。

有女生想把巧克力送给马场,都被婉言拒绝了。只是一群孩子而已,捧出一颗真心也会被大人当做是开玩笑,被嘲笑着回绝。


最不屑一顾是相思。


一整天林都心不在焉的,刻意忽略马场投过来的视线,又在他的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后偷偷看回去。讲课中的马场有种认真的帅气,严肃压低后的声音透着不容置疑,落在黑板上的字工整有力。粉笔灰簌簌落下,和阳光里灰尘混在一起飘着。

以前光是这样看着就心满意足,问题是现在连这个机会都要失去了。

午饭时,马场照例在教室门口等着他一起去食堂,林走过去递给他一张字条,上面写着感冒了怕传染给别人,自己带了午饭来,先走吧不用担心。马场叹了口气,转身出了教室。林回到座位,趴在了桌子上,比起早上,花吐症的严重了许多,现在光是忍住不吐出花来就要拼尽全力了,根本没法进食。

被花枝的刺痛折磨着,林开始走神,想起了刚入学时,因为扮女装被发现,教导主任把林叫去很多次也无济于事,差点闹到要勒令退学的地步。林觉得无所谓,大不了换一所学校,但马场和校长谈了很久,坚持要把他留下。一起吃午饭也是马场提出的,虽然一直吃的都是食堂的豚骨拉面和明太子就是了...

因为这样,林总觉得自己应该是不同的,但其实只是教师对转学生的关心而已。太得意忘形了,被看似甜美无害的花丛吸引过去,忘记了后面的万丈深渊,然后一脚踏空。

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,放学后,林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多留了一会,等马场收拾完教案后才在他身后出了校门。


日本的冬天还是太冷了,否则怎么会想上前抱住他。


也就是想想而已。林只悄悄的在马场后面,像个跟踪狂似的一路跟了过去,站在马场家楼下,看着灯逐个亮起来,猜测着他此时在做什么。从胸口到咽喉都被花枝挤压着,开口呼吸都会有花瓣飘出来。

早就能预见到的结果,还是克制不住的去期待那永远得不到的回应。

那个人点名时会咬字清晰的喊出林宪明,温声安慰时会用温暖的大手摸自己的头顶,打完棒球后有汗水从发梢留下来,逆光看过来时会让人心漏跳一拍。从细枝末节里拣出关于他的碎片,堆在回忆里闪闪发亮,在寒冷的冬夜里翻出来看看,能让整个人都暖和起来。

简直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,临死之前抱着火焰里的幻想不放。

大概真的出现幻觉了,林倒下之前看见顶着一头熟悉乱发的人影走近,啊,能死在他面前也不错。


林醒来时发现马场蹲在沙发边上,用食指不停的戳自己的脸。“...老师,你在干嘛。”糟了,忘了不能开口,林捂住嘴一阵咳嗽,吐出来大朵大朵的玫瑰。

“我还想问你在干嘛呢,晕倒在我家楼下,我如果没把你捡回来,你现在已经冻死在外面了。”

反正也是要死的。

林安静听着马场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学生要注意安全,生病了不要不当回事的陈词滥调,突然就觉得很恼火。果然还是把自己当成小孩子啊,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思慕,以及快要失去的性命,都毫无意义。

林听到有人用自己的声音讲出恶意的话语,“我怎么样和老师一点关系都没有吧。”

不是的

“老师下班后很闲吗,学校外不用装出关心学生的样子了。”

我在说什么

“说起来今天不是情人节吗,不去陪井上老师吗。”

停下

“难道是要出门约会时正好碰到了我吗,那真是太对不起了。”

快停下

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,谢谢老师把我带回来。”

林说完,周围已经落了层层叠叠的花,马场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看着林把地上的花捡起扔进垃圾桶,转身要出门。

“为什么要说谎。”

伸向大门的手顿在半空,林不可置信的回头。

一直吊儿郎当的人民教师少见的皱起了眉,拽着林的领子把他扔到沙发上,“花吐症,对吧。”林扑腾着起身,被马场按住肩膀压了回去。

“你喜欢我。”

完了,被发现了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,贪婪一点一点,悄无声息的蚕食着理智,没关系的,再近一点,再往前一点。给自己各种借口,抱着不会被发现的天真想法,靠侥幸在蜜糖中浸泡的幻想,终于破碎了。

林从脊背开始发凉,胃里像挤进了冰块一样难受的搅动起来。“我...”还想反驳,可从喉咙涌上来的花让他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

“为什么不说,你宁可死于花吐症,也不愿意告诉我你喜欢我吗?”

用力咳出嗓子里的风信子,终于能发出声音。“告诉你了又能怎样?你又不喜欢我,我还是会...”

马场感叹这家伙的迟钝,选择用行动来告诉他。

把林从沙发上抱起,低头吻下去。用嘴唇挡回了快要掉出的花朵,舌头从林没来得及合上的齿缝间伸入,在口腔里搅动挤碎了花瓣,能尝到花瓣流出汁液的甜味。

林感到疼痛逐渐消失,漫长又磨人的花期结束,结出了果实。

公主殿下,诅咒解开了。


---end---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一条有病的分割线。


马场叫林林公主殿下之后大概会被打吧


还想象了下如果马场患上花吐症会发生什么。

大概会马上跑过去强行亲一口然后分分钟就HE了...马场先生表示,林林不喜欢我?不存在的。

这一篇写的真的是十分矫情,花吐症这个梗想写很久了,觉得林林和花吐症很搭就放飞了自我,ooc严重真是十分抱歉QAQ

最后预祝大家新年快乐啦,情人节连着春节也是没谁了,不知道来不来得及撸完新春贺文x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,么么哒

评论 ( 2 )
热度 ( 90 )

© 默時三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