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米尤】《此夜星辰》

先预警,是沾了糖的刀qwq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哥哥,醒醒。”
感觉到一双温热的手拍上自己的脸颊,米哈伊尔被久违的热气一激,费力的睁开双眼。
视线渐渐对焦,面前是尤里略显疲惫的脸。
“醒了就好,该下船了。”
“……船?”
意识逐渐回笼,米哈伊尔听到了窗外传来海浪的沙沙声,夹板上嘈杂的呼和,也许是幻觉,他甚至闻到了海水的腥味。
可吸血鬼是没有嗅觉的。
“是从日本开出来的船,走吧,我们回家。”
米哈伊尔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,记忆好像出现了断层,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和尤里一起在船上,但没有问出口,他害怕刚一开口眼前的人就会消失不见。
尤里整理好了箱子,态度自然的走过来牵住他的手,领着他下船。
从温暖的船舱里出来,寒气一下子扑面而来,米哈倒是没什么感觉,尤里明显的打了个寒颤,又迅速装作若无其事的忍下了一个小喷嚏。
他们所在的是中国沿海的一个港口,好像正赶上什么节日,商人们提着大大小小的货物,孩子们大声吵闹着,肆无忌惮跟家人撒娇。陌生的语言充斥在耳边,周围人来人往,他们在拥挤的人潮中显得格格不入。
有个男人从他们身侧经过,没留意碰掉了尤里手里的箱子。米哈放开尤里,想过去捡起它,尤里却比他快一步,同时重新握紧了他冰凉的右手,像小时候在集市里怕走散了一样,定定的看向他。米哈伊尔顿时生出不知今夕是何年的错觉,他们仿佛还是那对关系很好的兄弟,不曾受过伤害,也从未分别。
沉默的任尤里拉着他穿过熙攘的人群,看着成长了许多的弟弟有条不紊的查看地图,只用眼神就吓走了几个不机灵的扒手,在去车站的路上还用生硬的中文给别人指了路。
直到坐上了开往俄罗斯的列车,米哈伊尔也还陷在思绪里,他不能想象,尤里在分别的那些年里都经历过什么,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。世事无常的利刃把尤里身上的天真活泼去了十之八九。
米哈伊尔无意识的抬手,摸了摸尤里的侧脸,然后反应过来这场景似曾相识,在日本的列车上,他们也是这样,只是现在伸出手的人换成了自己。有些尴尬的想缩回手,却被尤里按住,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哥哥。”对于吸血鬼来说过于灼热的温度从手背上传来,“你不也是一样吗,都过去了。”尤里吻了下吸血鬼先生的手背,有点害羞的移开了目光,看向窗外。米哈伊尔颤抖了下,没有再动,只顺着尤里的视线看过去,列车一路驶向西北,能看到起伏的山丘和枯色的树木。车窗上映着尤里微红的脸,他刚刚的举动明显亲密过了头,此刻的气氛暧昧不明,他们心思各异,又都默契的没有打破它。

尤里带着米哈伊尔回到了寒冷的西伯利亚。这里有漫无边际的林海,和似乎永远不会停下的雪。对于外乡人来说,西伯利亚乏味而枯燥,过短的白昼和严酷的寒冷让许多人望而却步。可对于尤里和米哈伊尔来说,就算村子不复存在,这里也是温暖的归处。
从变成吸血鬼之后,米哈伊尔除了梦里以外,再没回到过这里。他近乎贪婪的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景色,脚下是厚重松软的积雪,头顶是苍翠挺立的巨树。万物从不等人,即使曾经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四散分离,森林也依旧继续生长着,从不为什么停下脚步。
“尤里,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米哈伊尔突然回过神来,这并不是回村子的那条路,他虽然许多年都未踏足过这里,但就算闭上眼睛也能轻易找到回家的路。
那是深深刻进了骨血的依恋与憾恨。
“别多问,跟我来就好。”
尤里把他带到了一栋不可能还存在的房子面前。米哈伊尔清楚的记得它是怎么被毁于一旦的,可眼前的景象又并非虚幻。“我加入V海运后偷偷重建了它,那时,那时我一直以为你死了,除了依靠复仇的信念以外,我没法活下去。有一段时间里拼命想忘掉那些事情,但最后还是觉得,不能让一切都被抹去。”
“我每年都会回来几次,灰尘应该不是很大。”轻车熟路的摸出钥匙开门,“哥,要进去吗?”
米哈伊尔感到尤里在悄悄看他,和小时候成功打到了猎物一样,紧张的等待着哥哥的反应。心脏被温水漫过一样柔软,久违的露出了毫无阴霾的微笑,张开双手把尤里拥进怀里。小狼崽子被哥哥的笑容晃了眼,又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,身体有些僵硬。“谢谢。”声音闷闷的在耳边响起,尤里抱着和一块冰差不了多少的哥哥,费力的抬手揉了揉他的白发。

屋子的布置和从前的家里别无二致,桌椅的摆设,墙上的毛毯,都熟悉得让人想落泪。两人和以前无数次的外出归家一样,分别开始洒扫整理。以前小尤里身高不够,只能处理低处的尘土,现在他轻松的就能够到最顶处的架子,再不需要哥哥一边调笑一边过来帮他了。
“哥,先去打猎吧,不然今天我就没饭吃了。”尤里拿出门后的狩猎工具,笑着把米哈伊尔拽出门外。
他们毫不费力的打到了几只野兔,米哈伊尔还射杀了一只小牛犊,尤里很不服气的在前面走着,说一定要在回去前猎到比它更大的动物。米哈伊尔拖着雪橇,看着少年的背影,有种不明的情绪渐渐涌上来。尤里突然停下了脚步,从汗湿的刘海后看着他,双眼像贝加尔湖面的蓝冰一样闪耀。
金色的阳光从树木的缝隙里漏下来,有鸟从振翅飞起,抖掉了树枝上的一块雪。尤里闭上眼睛,得到了一个意料之中的亲吻。

尤里和米哈伊尔一起把猎物剥皮后清洗干净,细细切好后放在火架上烤着。在等待的时候,尤里拿刀在手上比划了几下,选了一处不伤到主动脉又容易愈合的地方割开,放了碗血给米哈伊尔。他们一直对米哈的吸血鬼身份避而不谈,又没法永远逃避,尤里不擅长说什么漂亮话,干脆简单粗暴的用行动告诉他——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不会丢下你。
准备入睡前尤里默默抱着自己的被子扔到了米哈的床上,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,今天我就是要和你一起睡。米哈伊尔觉得有点头疼,他现在宁可尤里还是那冷漠不近人情的模样。
抬手熄灭了油灯,黑暗瞬间笼罩下来。在无尽的黑夜里,他们也能看到永不坠落的星辰——那是彼此眼中不再掩饰的深深爱意。炉火烧的很旺,尤里不顾吸血鬼冰冷的体温,执意凑过来抱住他。米哈伊尔搂紧了已经长大的小狼崽儿,在柴禾的噼啪声里安心的闭上了眼睛。

“……唔”米哈伊尔吐出来一口血,看着胸前狰狞的伤口,愣了几秒,终是明白了刚才都是大梦一场。
在最后一战以后,米哈伊尔重伤,他不想死在最爱的弟弟面前,用尽最后的力气离开,把自己藏在了这阴暗的角落,静静等待死神的到来。他这一生活得都很清醒,唯独在这时软弱,给了自己一场过于美好的梦境。

梦长梦短俱是梦,年来年去是何年。

头顶的天狼星依旧闪耀,万古如斯,从未改变。给了徘徊在异乡的游子些许慰藉。
可他马上就要死了。
血液不停的从体内流失,意识也越来越不清醒,米哈伊尔知道自己很快会停止呼吸,从身体内部开始燃烧,自心脏到四肢,再到头颅,所有一切都化作灰黑的颗粒,随便一阵风过后就无处可寻。过往种种归为尘土,爱与恨都一同湮灭。
这荒谬的一生结束前,还能做一场完满的梦,米哈伊尔觉得很开心。

我们一起走出比墨更深沉的黑夜,渡过苍茫的大海,穿过无人的森林,最终谁也没有把谁抛下。 ​​

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。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59 )

© 默時三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