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米尤】从天狼剧组下了戏后的骨科日常(二),一个普通的休息日


上篇见我主页,时间线依旧接第五话,重度ooc现场@_@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尤里在早上六点准时的醒了。
以前在狗镇的时候他会起的更早,因为想跟着哥哥一起去打猎的话,就得在他出门之前收拾好自己。到了日本以后,虽然不用再天不亮就起床,可长期的习惯很难轻易改变,适应了很长时间以后,他最多也只能睡到六点钟。
眨眨眼睛想爬起来,被一只手温柔的按了回来。“今天是休息日,多睡一会儿吧。”
对了,不用去片场。松口气的同时身上的疲惫感传来,昨天的工作强度太大,睡了一宿也没缓过来。
于是又趴了回去,两秒后隐约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。
“???哥你为什么在我房间里??”
米哈伊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:“你讲点道理好吧,这是我房里。”
抬眼打量了下,确实是米哈伊尔的房间,而且他们现在的姿势很是尴尬,尤里整个人趴在米哈伊尔身上,手臂死死的抱着他的腰,一条腿也搭在他身上。由于身高差的问题,尤里的脸贴在米哈的胸前,能感受到胸膛轻微的起伏,和喷在后颈的气息。
尤里彻底清醒了,深吸一口气,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。
然后他就从床上冷静的滚下去了。
米哈伊尔:……
憋着笑把人从地上拖回来,“在那害羞个什么劲啊,你是被我轻薄了的小姑娘吗?”
“没没没我只是有点意外……”
很多年没和哥哥一起睡了,怎么可能不被吓到,我昨天没干什么别的出格的事吧……
看尤里的耳朵尖红得可爱,凑过去捏了捏,“激动成这样是在想些什么呢,我还没有变态到会睡了一个没胸没屁股的小孩。”
……
尤里的奋起反抗被亲哥无情的压制,“好了,快去洗漱,我去做早饭。”
尤里哼了一声,不情不愿的去了。米哈伊尔目色深沉的盯着尤里乱糟糟睡衣下略显单薄的身形,觉得自己刚才的评价不太客观。
恩,还是有屁股的嘛。

吃饱了的尤里窝在沙发上打游戏,米哈伊尔坐在他旁边翻剧本。
“真不敢相信下一话我只有两个镜头,而且又是在片尾。”
尤里没抬头,随口怼了他一句,“编剧姐姐大概给你写了会召唤出ED的设定吧,一出场就自带本集结束的技能。”
“……”
这小崽子最近越来越皮了。
把剧本翻回前面有尤里的那部分,“马上要全裸上镜了,激不激动?”
手一抖直接game over,“不提这一茬我们还是能好好玩耍的。”
其实米哈伊尔也很是不满,正常情况下,就算擦边卖肉也不应该让男主角来吧,尤里几乎要被看光这个事实让米哈伊尔十分烦躁,盯着他侧躺在沙发上露出的那一截后颈,很想上去咬一口。
尤里没心思继续打游戏,把剧本从米哈伊尔手里拽过来,“后面几话里好像会有我们的对手戏,虽然不知道编剧姐姐会不会再改剧本。要不要先练一下?我怕……”
米哈伊尔猜到他要说什么,凉凉的看了他一眼。
“……”尤里从善如流的咽回了后半句话,“来吧就这段。”
米哈伊尔看他吃瘪的样子可爱得紧,干脆再逗一下,他张开双臂,用非常做作的类似吟唱语调说道:“啊,我愚蠢的欧豆豆呦……”
尤里扯过沙发上的一个抱枕扔过去,啪叽砸中了米哈高挺的鼻梁,他还维持着歌剧演员一样的姿势,猝不及防被偷袭成功,恼羞成怒地扑过去。

“停停停我错了我错了哥。”
米哈伊尔不大甘愿的停了手,两人从沙发上起来,重新开始对台词。
没过多久尤里就忍不住笑了,这中二的台词实在是耻度太大了,亏得米哈伊尔能面无表情的演下去。
米哈伊尔无奈的看着他,感觉有点颓,“尤里,你差不多也该习惯了吧,不要笑成这个样子。”
“对……对不起,但是实在是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尤里还没笑完,就被一把拽住,用力往后推去。米哈伊尔一反常态的强势,借着体格的优势不容反抗的握住尤里的手腕,把他压在门上。后背砰的一声撞到门板,丝丝凉意透过单薄的家居服传到背上,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冷颤。冰凉的木门贴在背部的感觉绝不好受,可米哈完全没有放开他的意思。
“哥?”尤里试探的叫了他一声。米哈伊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现在的气氛让他紧张极了,米哈伊尔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他,就算是吵架的时候也一直很有分寸。
米哈伊尔面色阴沉的慢慢靠近尤里,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,灼热的呼吸交错,气息吹过他脸上的绒毛,尤里动了下,却被门阻隔没法后退。
垂下眼睑,目光落在尤里微微张开的嘴唇上,继续凑近。
尤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心脏越跳越快,下意识闭上了眼睛。几秒后,没有等到期许中的吻,反倒是额头被用力撞了一下。
“啊痛痛痛……”疑惑又略带失望的睁开眼,映入瞳孔的是米哈的笑脸,“不好意思啊,吓到你了?”他身上那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消失的干干净净,转瞬之间又是温柔无害的好青年。“让你提前习惯习惯你哥的角色,省的在片场笑出声。”
“哦……”尤里捂着额头,把头垂下去的样子看起来委屈极了,米哈伊尔揪了揪他的头发,没再说什么。
米哈伊尔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镇定,天知道他刚才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没有亲下去。
可是还不到时候。他看着尤里一步一蹭的回了房间,低声叹了口气。

过了一会儿,米哈伊尔拿着洗好了的水果推开了尤里房间的门。
尤里戴着耳机躺在床上,脸有点红红的,大概还是在意刚才的事。
米哈伊尔也觉得自己过了火,所以纠结之下跑了过来,想缓和一下气氛。
“尤里,你在听什么?”
“是一直很热门的asmr。”
“?”
米哈伊尔只是随便找个话题,没想到这题居然超纲。
“很神奇的,只听声音我居然会觉得耳朵很痒,哥你要不要试一下?”
米哈伊尔接过手机,顺手点开了历史记录。
“等一下!!”尤里没想到他哥居然手这么欠,可已经晚了。
“……这都是什么,温柔的兄长给你做耳朵清理?”
“……”
有种偷偷看小黄书被发现了的羞耻感,偏偏他旁边的人四舍五入还是主人公。
“尤里。”
“是!”
被米哈少见的正经吓到,尤里一激灵的坐直。
“你身边明明就有一个【温柔的哥哥】,为什么要去听这个。”
……
“你明明腹黑又坏心眼,还喜欢欺负我。”尤里小声嘟囔。
“你刚刚说什么了吗?”
……
“没有。”
“那就好。过来躺在我腿上,我帮你掏耳朵。”
“诶?”
“少废话快过来。”
这样算是吃醋了吗?真是幼稚啊。
尤里心里偷笑着,过去侧身躺在米哈的腿上。
米哈伊尔从床头柜里翻出棉签,思考了一会儿,试探着凑近。
棉签轻柔的在耳朵里摩擦,米哈放低了声音跟尤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。
发现尤里渐渐放松下来,看来是不介意了,米哈伊尔松了口气。
“好了,换另一边。”
尤里翻了个身,然后两人同时愣住了。
本来尤里是背对着他躺在他大腿上的,可翻身后的这个姿势真是太引人遐想了。
米哈伊尔轻咳一声,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拿出一只新的棉签。
尤里好不容易放松的精神又紧绷起来,各种糟糕的想法不停的在脑子里翻腾。大概过了半世纪一样漫长的时间,终于听到米哈伊尔说“好了。”
尤里迫不及待的要起身,却被按住了颈侧,同时一个又湿又软的东西舔了上来,他一下子惊叫出声。
“哥你想吃猪耳朵就自己去买啊不要把主意打到我头上!”
……
米哈伊尔磨了下牙,想把这煞风景的小混蛋丢回西伯利亚喂熊。
他深吸了口气,在尤里谴责的目光里给了他一个世界和平的微笑。

没事,来日方长。

尤拉奇卡 • 方长 • 哈士奇:???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141 )

© 默時三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